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发表

青春里,谁都会遇上爱情

爱情文章  / 倒序浏览   ©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

#楼主# 2019-9-9

跳转到指定楼层
  1
 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我与刘仲平成了同桌。
  本来,我是不需要补习的。然而,心高气傲的我,高考志愿只填了杭州的一所最心仪的高校。我想搏一下,结果,搏到补习班这条路上来了。
  ldquo;欢迎你,杨姝。”刘仲平站起来和我打招呼,“这一年,多多关照啊。”刘仲平嬉皮笑脸地一边说,一边为我把凳子拉开。我连正眼也没瞅他一下,就一屁股坐在那里。
  ldquo;本姑娘烦着呢,没空搭理你。”好些日子了,我一直都在没被录取的痛苦泥淖中挣扎着,见谁都像见了仇人似的。
  刘仲平应届的时候就与我同班,人称“刘胖子”,成绩不怎么样,一天到晚吊儿郎当,同学们都说他身材是盗版韩红的,发型是盗版朴树的,总之看起来不伦不类,不像个学生。不过,他的字写得很好,潇洒俊逸,颇有古风。据说,他爷爷当过私塾先生,他的字还是他爷爷教的呢。
  学校有好多棵法国梧桐。树干上,曾经刻下过许多人的憧憬和希望。我在最细的一棵上,抚摸着高三时留下的那几个字。字已经变得硬而干瘪,风抽干了它的水分,像极了此刻暗淡了的梦想。我正暗自神伤呢,刘仲平走了过来,说:“喂,才女,干嘛呢,又在悲春伤秋了吧。”刘仲平像是关切,又像是在调侃。我没搭理他。
  树上的梧桐叶,开始一片两片地落,我往前走了好一阵,一回头,发现刘仲平还站在那棵小树边,正云淡风轻地朝我笑。
  嘿,这死胖子。
2   晚秋时候,我感冒了好长一段日子。家里阔阔的院子里,一院的雀子,树上的、地下的,飞起来,落下去,到处都是。每天,我都数着这些雀子打发在家养病的无聊时光。好容易挨到病好,刚回到班里,刘仲平就冲上来说:“你可把大家给想坏了!”说完,手忙脚乱地从桌膛里掏出一个本子,恭恭敬敬地递给我,本上整整齐齐的,是各科的笔记。
  ldquo;我怕漏了重点,老师讲的,几乎都给你记下了。”刘仲平脸红红的,透着乍见到我的激动,以及一个大男生的明媚与张扬。
  ldquo;行啊,刘胖子。”我拍拍刘仲平。那一刻,我很想说几句感谢的话,但千言万语,都淹没在我如花绽放的心底了。
  那年冬天,北方下了罕见的一场大雪。同学们奢侈地打了一场痛快淋漓的雪仗,释放的青春,像一团团火燃烧着。我朝刘仲平扔了不少雪球,刘仲平也向我扔了好多。我们都有些疯,回到班里,湿漉漉的,也不知道是汗水,还是雪水,总之,个个像落汤鸡。
  ldquo;杨姝,你看你的手,冻得通红。”刘仲平说完,往自己的塑料杯里倒了满满一杯开水,然后拧上盖,往我面前一推,“赶紧捂一捂,暖和暖和你的手。”
  说完,他一抬手,还顺势捡走了残留在我羽绒服帽袋里的一個雪球。
3   复读班的寒假是短暂的,然而,就在这寒假里,发生了一件怪事。我发现,除了每天的假期作业外,我心里总还有些事,隐隐约约的,放不下。是什么事呢?说起来有些荒唐,我居然有些想我的同桌——那个死胖子。而且,真去想他的时候,居然什么也想不起来,除了胖,他的模样、神态,居然全在我的记忆中丢了,一片空白。
  开学的时候,我把这种感受写成一个字条给了梁老师。当天晚上,梁老师就在她的办公室召见了我。我估计梁老师给我的,必将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。哪料到,梁老师轻拢慢捻,说:“祝贺你,杨姝,你喜欢上他了。”
  什么?祝贺我?我有些瞠目结舌。我不敢相信,坐在我面前笑语盈盈的,就是被我视为知己,可以把心底最私密的话都倾诉于她的,最可敬可爱的数学老师——梁老师。
  ldquo;是的,杨姝,你长大了,该有一场恋爱了。”梁老师语重心长得有点一本正经,“不过,你告诉老师一个秘密,老师也告诉你一个秘密。而且,这个秘密还是关于你的。 ”
  ldquo;关于我的?”我用手指自己。
  ldquo;是的,”梁老师点点头,“而且,这个秘密同样关于一场恋爱。”梁老师说这话的时候,眼镜片后边露出一丝诡秘的笑。
  我简直都要疯掉了。
  ldquo;是这样的,前些日子,一个学习很棒很棒的男生来找我,当然了,也是咱们班的。他说,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,暗恋之中,不能自拔,而他所暗恋的那个女生就是你。”
  我不知道我的脸烫到了什么程度,心“咚咚咚”的,仿佛要蹦出来。
  梁老师说:“不过,我不会告诉你这个男生是谁,就像,我不会在别人面前提及你的名字一样。”
  从梁老师那里出来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萦绕在心扉,不知道该哭,还是该笑。爱,或被爱,像融化在心底的糖,满满地浸润开来,甜蜜得有些幸福,也有些无所适从。
4   春天,郊外植树的时候,我和刘仲平合力种下了一棵树。我在他干得大汗淋漓的时候,为他递去了自己从不轻易让别人使的毛巾。但,那一刻,我的心里淡淡的、静静的。
  是的,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刘仲平身上了。我所想的是,梁老师说的那个对我怦然心动的同学,究竟会是谁呢?
  我曾在心里把学习优秀的几个男生都过了一遍,觉得哪个也有可能是,又哪一个也不像。那一段时间,我做得更多的,就是与他们比成绩。无论对方是谁,我一定要考过他,这样,也不枉他喜欢自己一场——我曾经这样傻傻地想。
  高考结束后,我以650分的成绩如愿被杭州的那所名校录取。刘仲平勉强考上了一所二本的学校,他乐得屁颠屁颠的,说是沾了我的光。说实在的,一年的历练,刘仲平确实瘦了不少,也苗条出了几分意想不到的帅气。
  直到最后,也没有男生向我表白过什么。是梁老师编造了一个谎言,还是确有其人?我最终也没有向梁老师去求证。我情愿它成为一个谜,一个永远的谜。因为,重要的是,我在这个谜面上,走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路程。
  我也不知道,那一年,究竟为什么,我暗暗喜欢上了刘仲平。直到现在,也说不明白到底为什么。或许,在心思萌动的岁月里,在青春的大幕上,谁都会有这样一段经历。那一刻,我们并不一定要喜欢上谁,我们喜欢上的,其实就是一场懵懂的爱情。
  而这,就是令人费解而又迷恋的,青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

成为第一个回答人
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关于作者

若烟

金牌会员

  • 主题

    817

  • 帖子

    817

  • 关注者

    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9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