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发表

丧失的函件

短篇小说  / 倒序浏览   ©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

#楼主# 2018-7-18

跳转到指定楼层

  早上七点多钟,酒店门前的台阶上,一群人伸长了脖子在看墙上贴的一张举报信。不时有路过的人停下来,挤进去看举报信写些什么。

  “这人胆子真大啊,这都敢写出来?”

  “一定是知情人,不然咋知道这清楚?”

  “什么事?赶快说说!”

  后面的人急于想知道信上到底写了什么。

  人们议论纷纷,却对举报信上写的事情不明说,心里有着忌惮。

  此刻,酒店旋转门猛的被推开了,里面走出了几个男人。

  “走开!走开!看什么看?!”

  几个人推推搡搡地拨开了人群。最前面的人三十出头,黑黒的一张脸。他气急败坏走到墙下,伸手撕下了举报信,揉成了一团塞进了裤兜里。

  看热闹的人见这阵势,纷纷离开了。人群里却有一个人没走,冷冷地看着这一切。见人群散去,他走近撕举报信的男人。

  “把信交给我!”

  黑衣男人看了对方一眼,脸上立刻堆满了笑,身体向前倾着,腰弯下去一大截。

  “领导好,这么早起来了?”

  “去公园散步了,多年的习惯了。”

  被称作领导的人把手伸向了黑衣男人,黑衣男人脸色闪过一丝慌张,稍稍迟疑了一下,掏出了信交给了领导。

  这是省纪委巡视组入住酒店的第十天。

  这黑衣服的男人是负责保卫工作的派出所刘副所长,那位领导是省纪委的任处长。

  任处长接过信,转身进了酒店。看任处长的背影消失在酒店大堂里,刘所长回身骂着随他出来的几个人。

  “你们干嘛吃的?人家把信贴在门口了,你们都不知道?”

  几个人看着自己的所长粗口骂人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这时,台阶上颤颤巍巍地走上来一个人,随手放下了手里的马扎,在门口坐了下来。

  “所长,她又来了!”

  刘所长停止了骂声,转头看向马扎上坐着的人,厉声喊道:“你怎么又来了,赶紧回去等消息,你的事用不着麻烦大领导!”

  坐在马扎上的老人看上去七十多岁的模样,满脸的愁苦,手里拿着一个脏乎乎的布包。

 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刘所长,赶忙低下头,小声嘀咕着:“我要见领导,不给我把事情解决了,我没法活啊,不解决的话,我就天天来!”刘所长挥手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:“看住她,别让她进去!”随后就进了酒店大堂。

  举报信上的事,在小城算不上秘密。五年前,前副区长牵头以政府名义召开招商会,建立了商业区,许诺给前期投入资金的商户极大的利益和优惠政策。政府出面,又有利益的诱惑,上百人就购买了商业楼。

  不久后,副区长升迁了,调离了工作岗位,他负责的商业区建设就被搁置了下来,商户投入少则十几万,多则几十万,一夜间就成了水漂。

  几年里,商户们艰难地上访告状,想讨回自己的血汗钱,却一直没有结果,直到巡视组到来,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。酒店门前放着举报箱,信没投进举报箱,而是贴在墙上,为的是引起领导的关注。

  在这之前,我与刘副所长有过一面之缘,只不过我的样子早不在刘副所长的记忆里了。

  去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,我坐公交车去银行交房子贷款,从家里到银行五站路,途径两个小区,分别属于两个派出所管辖。

  下车到了银行,发现钱包被偷了,当时头上冒了汗,心咚咚跳个厉害,慌乱地把包倒过来翻找,却不见钱的踪影,急得我跺着脚大声喊道:“我的钱包被偷了!”声音里带了哭腔。

  银行保安见状过来询问,得知情况后,他要我先挂失银行卡,而后去派出所报案,重新办理身份证。没有身份证,许多事情办不了。

  我急急地打车来到了派出所,接待我的正是这位刘副所长,那时,他还是一名普通警员。

  “车开到哪钱包被偷的?如果车子开过我们管辖的小区钱包被偷的,不归我们负责,你去别处报案。”

  显然,刘副所长对我的叙述有点不耐烦。

  “小偷没告诉我在哪下手,到银行后才发现钱包被偷了。”

  我的话里含着怒气,心里的火蹭地撺了上来。可我不敢当着他的面发火,依旧陪着笑脸。办理新的身份证还要麻烦人家,谁叫自己倒霉碰上小偷呢?

  从派出所出来,白花花的太阳让我眩晕。去哪报案?算了,挂失了银行卡,我想损失不会大,一切由它去吧。

  在酒店工作了八年,我的工作从没出过差错。这次,经理特地安排我负责收拾205房间,里面住着任处长。

  在巡视组入住酒店之前,酒店多次接待过政府的人,可从没像这次这么重视。区领导来过多次检查,房间设施要完备,卫生情况不能有丝毫马虎,每个房间要有专人负责。

  上午十点钟,任处长在会议室开会,我进入房间开始打扫卫生。

  刘副所长影子一样随我进了房间,我感觉有些不妥,房间里放着文件,不许外人随便进出的。刘所长靠在写字台旁,与我搭话:“你一个月多少工资?工作累不?”

  我一边换床单,一边敷衍着,“还行吧,不算太累,所长今天不忙吗?”

  “领导们在开会,我没什么事情。”

  换好床单,我进了卫生间收拾,留他一个人在房间,想他没趣,自己会离开的。

  果然,几分钟后,他出了房间。我从卫生间里出来,看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。

  下午2点,我被叫去了经理室。

  “上午你进205房间了?”

  “是啊,进去收拾房间了。”

  “有别人和你一块进去吗?”

  “是房间卫生没做好吗?”

  我答非所问,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  “房间丢了封信,领导发了脾气。公安局的人在监控室调录像,偏偏205房间是监控死角。我找你来问问,不想问题出在酒店咱员工身上,你看到什么一定要说出来!”

  刘所长进过房间我能说吗?毕竟我没看到他偷走那封信。

  “经理,我没看见别人进房间。”我坚定地说。

  经理为我做了担保,当别人问起时,我的回答没变。

  几天后的夜晚,时间过了十一点钟,整个客房走廊静悄悄的。值班室里,我在手机上看了一会儿小说,斜身躺在值班室的床上。这几天的事,让我心神不宁的,总感觉会有事情要发生。

  迷迷糊糊中,门外有脚步声传了过来,在值班室门口停下,“咚咚咚”,极轻的敲门声。

  “谁?”我直起身问道。

  “我,开下门。”

  是刘副所长的声音,稍微犹豫了一下,我打开了房门。

  “你一个人值班?”刘副所长进来后,返身关上了门,他的举动让我有点怕,不由地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刘副所长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桌子上,“给你的,工资那么低,买件衣服穿。”我迅速拿起信封退了回去,“拿着,你应得的!”刘副所长挡回我的手,转身走向门口,开门走了出去,顺手把门轻轻关上了。

  我打开了信封,里面是五张崭新的百元钞票,在灯光下闪着光泽。我呆呆地看着它们,心里阵阵发毛,第一次感觉钱不是好东西。

  那一夜,让我辗转难眠。

  天亮了,走廊里不时地传来脚步声、说话声,我稳了稳心神,走出了值班室,轻轻叩响了205房间的门……

回复

使用道具

成为第一个回答人
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9
返回顶部